欢迎进入UG环球官网(环球UG)!

usdt第三方支付(www.caibao.it):老年公寓爆雷、老人跳江自杀,湖南益阳老人失去的晚年

admin1个月前48

USDT自动API接口

菜宝钱包(caibao.it)是使用TRC-20协议的Usdt第三方支付平台,Usdt收款平台、Usdt自动充提平台、usdt跑分平台。免费提供入金通道、Usdt钱包支付接口、Usdt自动充值接口、Usdt无需实名寄售回收。菜宝Usdt钱包一键生成Usdt钱包、一键调用API接口、一键无实名出售Usdt。

文丨一初、谢顿

编辑丨陶若谷

像老曹这个年数的农村男子,大多数会拥有一个镇静的晚年,不说大富大贵儿孙满堂,但能有钱给老伴治病,够两人生涯,或许就不会像他一样,在严寒冬日脱光衣服,翻过栏杆,从益阳市资江大桥一跃而下。这天是2021年1月19日。

沉入江中第四天,老曹才被打捞上来。岸边群集的人群中,有熟悉他的人看到了遗体,没有浮肿,照样跟以前一样“瘦不拉几的”。闲聊之间,围观的人一点点拼出老曹的故事:62岁,不到一米七,头发白了泰半,在医院做清洁工,更年轻时也在砖窑厂干活,打过杂工,一点点攒下了17万蓄积。他没有子女,妻子在上一段婚姻里生下的孩子和他们也不算亲密,老两口得为自己做设计。

他的设计就是将17万蓄积,投入一家名为“益阳纳诺暮年公寓有限公司(简称纳诺)”的养老机构。去年7月,纳诺创始人投案自首,涉嫌非法集资3.2亿以上,老曹的钱就在其中。不久前老伴因糖尿病并发症住进了医院,催款电话不停打来,而他无力缴纳治疗用度。

据志愿者统计,4000多名投资老人曾以为入驻暮年公寓是一个“完善”选择――凭据纳诺形貌的图景,预存3万元可获得一张床位,床位费9折,存11万能获得一张“永远栖身证”,床位费7折;若是不入住,这照样一份分红型的养老产物,每年返还一定比例的福利金,且条约到期本金如数返还。

直到半年前他们才发现,周到问暖的业务员,高额返还的福利金,以及所谓官方站台的宣传资料,协力搭建了一个看似诱人的晚年幻梦。

益阳资江大桥,图源自网络。

幻梦破灭

从“爆雷”最先的那一刻起,住在纳诺的老人们晚年被彻底打乱,无家可归的和投了闲钱想安度余生的听到新闻都懵了,有人坐在凳子上一动不动,不知该用什么姿势面临。

记了15年日志的朱梅血压突然升到180,到医务室开了药――她是卖了屋子到这里来的,20多万的家底全投进去了。朱梅在本子上写:所有老人现在都是寝食难安,倒霉透顶。

那是去年7月中旬的一天。公寓收支的大门、医务室、办公室都贴上封条,老人们被见告“必须脱离”,月尾就要停水停电停餐。从做事职员口中他们刚刚得知,纳诺董事长鲁辉煌到益阳市公安局资阳分局投案自首,涉嫌非法吸收民众存款。

两天前,朱梅正和朋友们在小花园打牌,两个年轻人过来核对姓名电话,她以为是养老公寓新来的员工,没想到是公安,挨门挨户问已往,还记录了子女的联系方式。之后又来了一拨人,把原先可以完全推开的窗户钉上钉子,只留一根手指的推开空间,“说是为了我们的平安。” 朱梅厥后才明了背后的意思:怕有人想不通要跳楼。

90岁的老人林奇,就在寻死与觅活的界限挣扎。为了享受“纳诺”的7折服务,他卖掉了老家镇上唯一的屋子,儿子已经去世,孙子在外地打工,他需要一个能收容自己的地方。那时手上的钱只够9折优惠的尺度,业务员发动他卖屋子,林奇就这样多凑了一万多。这是他一生在砖瓦厂推板车挣来的所有蓄积,效果一分都没有了。

接下来几天公寓都是乱糟糟的。到处是穿制服的人在维持秩序,救护车守了好几天,早上8点来,下昼5点回去。饭堂里平时用饭的有100多人,那几天做饭师傅发不出人为,没有心情做饭,老人更没有心情吃,有些基本没下楼。只有几名按日结算的护工留下来,照顾那些完全不能自理的老人。

一碗面条吃不到一半,朱梅就饱了,她最心烦的就是迁居。参加了三次协调会,朱梅和一些老人提出自己交现金,希望还在这里平稳地住下去。但协调职员说,“凭据执法程序只能所有清走。” 来自其他养老院的大巴来来回回,劝他们赶快脱离。

护工罗伟的一个同乡坚决不搬,“他说死都要死在那里。” 和林奇一样,这个94岁老人也是所有存款放在纳诺,住进来就是为了平静渡过最后的日子。另一个姓袁的老人就在那几天里过世,他身体一直不太好,已经不能到餐厅用饭了,但许多人都熟悉他。

朱梅怎么也想不到,眼前这杂乱的一幕就是之前设想的“完善养老设计”――相比城里灰扑扑的回迁房,这里宽敞明亮,尤其是谁人小花园,种了许多她喜欢的桂花树,朱梅把那里叫做“氧吧”,险些天天都去那里打“升级”。去得久了,她以为脑出血的偏差好了不少,还听说有个肺气肿厉害的老人搬过来摘掉了氧气罩。

这家养老院建在石牛潭水库风景区,2012年建立。朱梅住在一栋六层的回型楼里,阳光穿过透明的棚顶洒在鹅卵石步道上,两旁是经心修剪过的树,可以在椅子上休息,也可以在健身器材上锻炼身体。

纳诺养老公寓内里的小花园,图源自网络。

不外像朱梅这样住进去的是少数,对大部分投资的老人来说,这只是他们预留的美好未来――每间屋子都有电视、洗衣机、空调、热水器,高等房型另有客厅、厨房和自力浴室。常见病、慢性病可以去医务室输液注射,做理疗。若是失去自理能力,还可以住到专门的楼层,有护工照顾。

朱梅在这里断断续续住了四年,经常碰着老板鲁辉煌,“看起来虎头虎脑的,人也随和”。有时朱梅和他闲聊,“招这么多人进来,住的人又只有这么多,收支不平等,你受得住吗?”

去年上半年,公寓延续招了十来名新员工。那时二期公寓入住率还不到一半,三层和五层险些是空的。而且逢年过节搞篝火晚会,每次都是几百桌,湖南台的娱乐明星也请过来,朱梅以为开支非常大。但鲁辉煌告诉她,这是一个久远的计划。

罗伟就是新员工之一,原本让他卖力培训护工,但新护工还没招到,他暂时没事做,天天只能打打杂,帮老人扫除一下卫生,到饭堂等一下饭。进去不久,他就听到风声说老板的哥哥鲁灼烁判刑,纳诺就快倒闭了。但罗伟不信,“这么大的规模,另有一片旷地是给三、四期准备的,怎么可能失事?”

但在供职的不到两个月里,罗伟也并非毫无察觉。一个在治理层做助理的同事劝他告退,说资金难题,罗伟以为是暂时的,由于疫情没人住进来。但厥后延续10天,罗伟卖力的楼层一直没有老人,他心里没底就提出去职,但没批准,主管那时还在忧郁,以厥后了老人又找不到员工。

不外很快纳诺就最先自动裁员,第一批裁掉的多是医护和治理职员,不到半个月又裁掉第二批。同事又打电话给罗伟,“你再不走的话,养老院就要倒闭掉了。”

谁人时刻朱梅还沉醉在她的“氧吧”里,日间散步,晒晒太阳,期待秋天的桂花香。用饭就到饭堂打上两荤一素,一份汤。她一直盼望集体生涯,之前就想和两个高中同学凑钱盖屋子住在一起,三小我私家正好演一台《红灯记》,但没能成行。

在这里的四年,是朱梅以为这辈子最好的日子,每周一三五下昼或晚上,她都在大屏幕前和姐妹们K歌,日间一起打太极,跳健身操,她信赖“纳诺”是余生可以依赖的地方。

纳诺公寓二期效果图。

「ALL IN」的赌局

类似的暮年公寓“爆雷”案,自2018年就在益阳及周边市镇陆续最先。纵然一些郑重的入局者涣散投资好几家,或退出纳诺转投别家,也都遭遇“爆雷”。

若不是由于自己也是集资受骗者,70多岁的陈忠勇不会那么关注老曹的事。发现他跳江的那天,陈忠勇坐在7路公交车上,正巧看到老曹在桥上的最后一幕,原本下车凑个热闹,得知是养老院的事,一种物伤其类的感受向上涌,“他这样死,死得不值”。

早先接到纳诺业务员小黎的传单时,陈忠勇压根不理。他有自己的养老设计,子女长年在外地,没指望孩子养老,盘算下来,养老院是最靠谱的。陈忠勇和妻子一心想在益阳市区找一家,也考察过4、5家,可到现场一看连外墙也没有,只有一间办公室,门口挂个牌子。对着漫天灰尘,陈忠勇想象不出未来的样子,只能作罢。

2015年前后,业务员小黎最先进入他的生涯,每周都到公园看他下棋,插空先容“纳诺”。一最先谁也不理这个嘴甜的男孩,小黎也不放弃,延续来了泰半年,老人磨不开体面,就回两句。聊得多了,小黎就陪着他们回家,时不时送些水果。陈忠勇至今记得小黎说,“您后代不在这边,我就是您的儿子,就是您的女儿。”

厥后陈忠勇才知道,这是“小黎”们习用的话术。他们在公园、菜市场、超市门口发传单,三天两头打电话聊家常,亲热地说,“有什么事您挂个电话过来,我们当后代的保证帮您解决。” 那时陈忠勇真以为自己多了个儿子,自家孩子一个月打一两次电话,过年才见上一面,身边的小黎却是触手可及的陪同。

经常在公园下棋的老人。资料图,源自视觉中国。

,

usdt支付接口

菜宝钱包(caibao.it)是使用TRC-20协议的Usdt第三方支付平台,Usdt收款平台、Usdt自动充提平台、usdt跑分平台。免费提供入金通道、Usdt钱包支付接口、Usdt自动充值接口、Usdt无需实名寄售回收。菜宝Usdt钱包一键生成Usdt钱包、一键调用API接口、一键无实名出售Usdt。

,

再提起“纳诺”,陈忠勇不那么坚定拒绝了,随着小黎去实地观光。在那里他见到了曾经的牌友老李,已经入住三个月的老李告诉他,医疗装备不错,菜式也不重样,治理也很正规。但纳诺太远了,乡下小路颠簸,要花一个小时才到市区,这不相符陈忠勇之前的市区养老设计。

但他的犹豫很快被小黎彻底取消。陈忠勇妻子的脚有一次过敏,肿得不能走路,小黎知道后马上开车到小区楼下,把妻子送到医院,忙前忙后,陪着挂号看病,又送回家。第二天,陈忠勇就把11万养老蓄积所有投进纳诺。

在纳诺,11万是个分水岭,预存这个金额以上意味着拥有优先栖身权,不用排队,享受7折床位优惠,还能获得一本红色外壳的“永远栖身权证”。朱梅早先只投了1万,但在这个机制激励之下追加到11万以上,给老伴也来了一份。

遵照差别的投资金额,纳诺将养老服务条约分为“爱心”、“至尊”、“贵宾”等差别品级,投钱越多,床位折扣越高。若是不入住公寓,这笔钱就是床位的预定金,还可以定期分红,同样是交的越多,分红越高。

投资后老人会拿到两张卡――“养老服务卡”可以让没有住在公寓里的老人一个月免费吃住7天,盈利会打到“福利消费卡”上。若是到期继续投资,还能另外获得几百元补助,可以在医疗室做理疗,还能在小商店购物。

险些没有老人动过内里的钱,卡上没有银联标识,自然也不能支取。但多次追加投资的老人并不在少数,尤其当他们留意到大门上挂着“派出所重点珍爱单元”的牌子,照片墙上配着有关部门向导观光的照片,怎么能不信赖?有些人甚至懊恼,“这么好的地方,为什么不早点来!”

当地志愿者刘一木凭据老人亲自讲述所统计的数据显示,现在有跨越4000多名老人在“纳诺”投钱,而益阳市存在此类问题及风险的养老机构有14家。通过警方通告、民事判决书、企业经营状态等信息确认,其中8家存在无法兑付合约的问题,或已经被警方提醒涉嫌非法吸收民众存款。

刘一木的母亲就是其中一家养老机构“衡福海”的受骗者。她是退休的高校西席,在等公交车时被业务员搭话,厥后陆续投了20万。和她一块投资的另有家族院里100多名先生,其中不乏教授。

这是益阳市与“纳诺”齐名的另一家大规模的养老机构,在闹市区,建得更晚些。陈忠勇由于业务员换人,不再是谁人小黎,他在2018年前后就把钱从纳诺取出来,投到了“衡福海”。考察时,他发现这里推销预售床位的模式、使用的话术,和纳诺险些一模一样。老板刘燕还亲自给老人洗脚,打动了陈忠勇。最主要的是出门就是阛阓、超市,陈忠勇在城里养老的期望算是实现了。

然则,纳诺“爆雷”还没到一个月,去年8月6日,衡福海也被益阳公安机关立案侦查,董事长刘燕因涉嫌非法吸收民众存款罪被拘留。

若是更小心郑重一些,就能避开这个圈套吗?42岁的王庆强是个医生,没有迫切的养老需求,不炒股,不买基金,早先只是为了驯服母亲,“拿5万块钱玩一下”。在母亲的坚持下,他去了衡福海考察。

和许多老人差别,王庆强研究了不少养老机构的信息:号称有民政局补助的,相当于官方背书,错不了;答应分盈利率在10%以下的,“属于国家法定珍爱局限之内”。而且鸡蛋不能放在统一个篮子里,出于郑重,王庆强分别在衡福海、纳诺、胭脂湖三家养老院投了10万到30万不等。然而他的“鸡蛋”全碎了。

若是把投资局限只框定在官方认证的养老机构,会发现一件有意思的事。2020年11月25日,益阳市民政局公布了一份“相符《养老机构服务质量基本规范》的养老机构名单”,而昔时7月就曝出问题的胭脂湖和衡福海都在其中。现在胭脂湖还在正常营业,但条约到期后无法兑付,只是对投资者说返利推迟。

另有许多老人甚至排不上名单里养老机构的床位。据益阳市2018年的统计数据,倾向于机构养老的60岁以上市民大约有12万。而拥有合规资质的养老机构共161家,民办的仅有48家,床位7400张,供需严重不匹配。这意味着在选择养老机构时,老人有很大概率会遇上不合规的。

养老公寓内景,图源自网络。

失去的晚年

理想中的晚年生涯没了,钱没了,连栖身之所也是在仓惶中被暂且放置下来。

去年7月22日,朱梅搬到益阳火车站旁边的一家私立养老院,靠每月两千多退休人为支付住宿费。前一天,朱梅和丈夫连夜摒挡,“哎呀,好重要,真的就像灾黎一样。”

她赶着搬,是为了照顾住在统一层的婆婆肖芬芳,帮她迁居。7月21日,大码头社区的一个事情职员上门探望,还提了香蕉和苹果,肖婆婆很感动,但这个年轻人后面说,“我不仅是来看您,另有一件义务,就是来给您迁居。” 地方已经联系好,马上就要她已往。

肖芬芳是大码头社区的退休老人,今年85岁,老公不在了,儿子在上海打工,她拿着老屋子的拆迁款住进了纳诺,和朱梅伉俪成了邻人。“爆雷”之后,社区卖力辖区内的“纳诺”老人,有房的要通知子女接回家,卖了房没地方住的,协调安置在社区内的养老机构,每张床位优惠200块钱。

迁居之后,肖芬芳哭了半个月,朱梅的血压也一直不稳定,脑壳闷闷的,“感受自己做了一件很愚蠢的事”。讨钱无望,身体不舒服,朱梅现在险些韬光养晦,半年多来,和同城的7个兄弟姐妹也没有串过门。曾经一起K歌的“纳诺家人”四散各方,“都不清晰到那里了,心里照样挺难受的。”

90岁的林奇拖到最后一天才搬走。不想走,但政府职员告诉他,不走也不开餐了。他没有子女来接,也不知道该去那里。家回不去了,仅凭每月1700块的养老金,也没几家养老院住得起,城区里的基本不敢想。七月最后一天,他被送到一家廉价的农村养老院。

没有了钱,林奇最怕生病。今年初,他突然肚子疼住进医院。住了一个星期,预付的3千块住院费很快花光,只好出院,病有没有治好也不知道。搬出来半年多,有志愿者怕他寻短见,时不时去看他,他只是一直念叨:“没有办法,我没有办法。”

暮年人似乎自然地被屏障在公共信息之外。早在2019年,长沙接连泛起“爱之心”、“顺祥养老”等机构“爆雷”,上万人受害,涉案金额十余亿元。但在80公里外的益阳,一位老人才刚刚签下在“纳诺”的第四份条约,另有人在亲戚先容下投资了20万。

纳诺暮年公寓栖身权证和两张卡。

那年湖南公安厅转达,全省涉及养老领域的非公有企业327家,其中有37家涉嫌非法集资,这意味着跨越十分之一的民办养老机构陷入非法集资的圈套。纳诺的法人代表鲁辉煌因同样罪名被抓,而老人最体贴的问题是:钱还能回来吗?

获得的回答是等通知。林奇的几万块钱被办案职员见告是“小问题”,让他别再去找了,“人家几十万都不要慌,你几万块钱算什么?” 另有许多没住在公寓里的老人,到期去取才知道“爆雷”,但业务员的电话已酿成忙音或空号。

有的老人着实绷不住了,才告诉子女床位费的事。投钱的时刻,很少有老人跟子女商量过,他们以为分居了,养老就是自己的事,“后代指望不上”。尤其是像朱梅一样的独生子女怙恃,女儿在北京事情生涯,她和丈夫在益阳老家,虽然每周通一次电话,但每年碰头只有一次。

心急钱的去向,志愿者刘一木的母亲才告诉他集资投钱的事,但投了若干缄口不谈。医生王庆强的母亲也不愿告诉金额,只模糊说四五十万。王庆强一查,总共有100多万,“人傻钱多,智商好像是有问题一样,太容易信赖别人了!”

王庆强家投资养老院,是舅母推荐的。前几次收到盈利后,母亲比谁都起劲,激昂他也投。王庆强一最先不愿意,但母亲很执着,“她说赢了算你的,亏了算我的。” 以前王庆强只乞贷给熟悉的人,现在他连熟悉的人也不敢信赖了。当初拉母亲入伙的舅母再没泛起过,原本亲近的两家人默契地断了往来。

至于怎么起劲追回这个钱,老人们想到的无非是到政府门前讨说法,像医生、公务员、西席有些社会能量的,就在网上发帖子,然则都没用。直到老曹跳江的事被刘一木发上微博,这群老人才终于被瞥见。微信群里都在转关于老曹的文章,谁参加了转达会,也发到群里分享最新进展。

老曹用的是暮年手机,没有加微信群。陈忠勇说,若是老曹在群里,和我们聊聊,可能不会这样。据群主领会,有快要一半的受骗者由于使用老人机,至今都不知道自己的钱已经没了。

看到老曹遗体火葬的新闻,不知怎么,陈忠勇以为自己可能永远拿不回钱了。他至今不敢跟子女提,若是让孩子知道钱就这样没了,他们可能会骂自己,生涯费也不会再给了,肯定要忧郁自己乱投钱。同时,他又以为对不起孩子,“若是没有投,纵然死掉,另有十几万块可以留给后代。”

1月19日那天,他从公交车跑下来赶到岸边,老曹已经跳下去,只剩他脱下来的衣物、鞋子和钱包,整齐叠放着。之后连着几天,陈忠勇都到江边看,始终没有老曹的新闻,就像他们打了水漂的养老金。

资料图,源自视觉中国。

(文中除老曹、刘一木外,其余人物均为假名)

上一篇 下一篇

猜你喜欢

网友评论

随机文章
热门文章
热评文章
热门标签